东方网 >> 历史频道 >> 正文
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合纵连横︱魏安僖王继位之初联弱抗强的尝试

2020-1-31 09:07:27

来源: 作者:王政冬 选稿:郁婷苈

原标题: 合纵连横︱魏安僖王继位之初联弱抗强的尝试

  魏国自惠王以来屡屡被秦国欺负,战败、求和、割地,陷入了无尽的循环,不过魏国却没有沦落为弱国;齐、楚、赵、燕等国的首都均沦陷过,但魏都大梁却始终有惊无险,这离不开历代魏王对合纵连横的巧妙利用。合纵连横不仅追求获胜时利益最大化,也力争失败时损失最小化。魏安僖王(前277年—前243年在位)继位之初试图改变列国格局,联弱抗强,但力不如人的现实却让他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。

  魏安僖王影视形象

  联弱抗强与启封之战

  魏安僖王名圉,《史记》将他的谥号写作“安釐王”,这是司马迁为避其祖父司马喜的名讳,改“僖”为“釐”。魏安僖王还有个很出名的弟弟,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公子无忌。

  公元前277年,魏安僖王继承魏国王位。雄心勃勃的他立志要富国强兵,重拾大国地位。当时的列国局势对魏国来说颇为有利:曾经盛极一时的齐国在诸侯的联合进攻下险些亡国,后虽复国但也元气大伤。南方的老牌大国楚国也遭秦国重创,国都失守,祖先陵墓被烧,半壁河山沦陷。齐、楚的衰弱让魏国的国际地位迅速抬升,当时楚国的一位谋士分析列国形势时,把秦、赵、魏、燕视作强国,齐、鲁、韩、卫次之。

  在这种形势下,魏安僖王决定联弱抗强,他先后与楚、齐结盟,再加上老盟友韩国,隐隐形成了一个以魏国为中心四国联盟。当时秦在攻楚、赵在伐齐,魏安僖王的做法无异于直接向秦、赵发起挑战,这自然是两国所不能容忍的。魏安僖王元年(前276年),秦昭襄王派大将白起攻魏,取两城;赵惠文王派楼昌攻打魏国幾邑(今河北大名东南),但未能攻克;十二月,赵王改派大将廉颇攻打魏国幾邑,最终将之攻陷。秦、赵两国的联合进攻给了魏国很大压力,不过在南方战场,楚国却大获全胜,从秦军手中收复了长江沿线的大片土地。这让秦昭襄王和相邦魏冉十分愤怒,第二年(前275年),魏冉亲率大军攻魏,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位新魏王,赵国也出兵遥相呼应。

  魏冉影视形象

  当时秦国在魏都大梁与韩都新郑间打下了一片飞地,这是秦军几十年来累积的成果,这片飞地对魏、韩具有极大的威胁和震慑作用。这次,魏冉选择进攻紧邻这片地区的启封(今河南尉氏东北)城,在大梁东南方向不足百里处。

  魏国也早有准备,魏军在启封与秦军进行了激烈的攻防战。魏安僖王吸取了去年的教训,魏军孤军奋战是很难打赢秦军的,所以这次他拉上了盟友韩国,并许诺破秦之后割给韩国几座富庶的城邑。年岁已高的韩僖王也想抑制秦国的扩张,齐、楚两大国衰败后,他在这位年轻魏王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一丝制衡秦国的希望。

  启封被围后,韩僖王立即派大将暴鸢率军驰援。暴鸢是一代名将,二十多年前,他就已经是韩国数一数二的将领。垂沙之战(前301年),他与齐将田章、魏将公孙喜一同大破楚军,三人成为当时列国最耀眼的几颗将星。如今,虽然英雄老矣,但仍是韩军的支柱。韩僖王派暴鸢出征,彰显了他对这场战争的重视。《史记》和《战国策》对启封之战更是只记载了暴鸢的名字,至于魏军主将是谁只字未提,暴鸢的知名度可见一斑。

  不过,秦军的强大远超魏、韩联军的想象,魏冉及其幕僚的军事才能也并不比暴鸢逊色多少,本来打算里应外合的魏、韩联军在与秦军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后,彻底失败,秦军“斩首四万”(《史记·秦本纪》)。暴鸢不愧是沙场宿将,率残部成功逃走,要知道,龙贾、赵庄、公孙喜等三晋名将在与秦军苦战后,都是全军覆没,身死疆场。

  韩国“七年卢氏”青铜戈(现藏四川雅安市博物馆)

  秦军在攻克启封后,包围了大梁。与此同时,赵将廉颇也对魏国北部边境发动了进攻,一举攻占防陵(今河南安阳西南)。防陵攻城战也十分激烈,城墙遭到严重破坏。廉颇率领士卒对防陵的城防体系进行全面修缮后才班师回国。

  瓦解秦、赵联盟与华阳之战

  秦、赵的双重压力,特别是兵临城下的秦军,让年轻的魏安僖王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他不得不请出前朝老臣芒卯收拾残局。芒卯以诈术闻名于世,曾担任魏国宰相。面对困局,芒卯决定设计挑拨秦、赵关系,联赵抑秦,并做好了牺牲那个帮不上什么忙的盟友——齐国的打算。当然,这一切都需要时间,眼下,魏国要想渡过难关,只能割地求和了。秦国狮子大张口,要魏、韩割八县之地,芒卯满口答应。不过芒卯提出魏国先行割让温县(今河南温县西南)给秦,换取秦国立即从大梁撤兵,其余城邑则陆续交割。秦国同意了芒卯的方案。温县是当时的名城,经济发达,人口众多,魏国王室还在温县郊区兴建离宫别馆,打造出一片规模宏大、景色秀丽的河畔园林。仅这一处园林每年就能产出价值八十斤黄金的财富。温县曾被秦军占领,十二年前(前287年),魏国参与合纵攻秦,秦又将温归还给了魏国。至此,魏安僖王忍痛再度割给秦国。

  秦、魏单独讲和惹恼了赵国,廉颇再度率赵军攻魏,攻取了安阳(今河南安阳南)。芒卯则巧妙地利用秦、赵之间的裂痕让赵国倒向了魏国。《战国策·魏策三》收录了一个芒卯拆散秦、赵联盟的事例,虽有夸大成分,但也可从中窥见芒卯的手段:芒卯先是派人向赵王许诺,将魏国重镇邺城割给赵国,交割邺城的使者到达邺城后,敦促赵国断绝了与秦的邦交关系,随后却耍赖拒不交割。而后芒卯设计进一步恶化秦、赵关系,同时做出秦、魏要联合的假象,使得赵国不得不主动与魏国合作抗秦。芒卯高超的诈术让他在处理列国邦交中游刃有余,最终,魏、赵和解。魏国则慷慨地把齐国出卖了,次年(前274年),在魏国支持下,赵国大将燕周率军攻占齐国昌城(今河北冀州西北)、高唐(今山东禹城西南),高唐是齐国专门用来对付赵国的军事重镇,它的失陷对齐国来说是极大损失。有了赵国支持,魏安僖王和芒卯拒绝再向秦国交割城邑,秦、魏之间烽烟再起。

  话说秦相魏冉,他因启封之战的功劳而获得重赏,秦昭襄王将中原地区最富庶的商业都市之一——陶邑(今山东定陶西北)封给了他,已经年过花甲的魏冉开始以陶邑为中心扩展自己的封国,主要掠夺目标就是齐国。但没想到魏国居然毁约,魏冉大怒,向秦王举荐客卿卫胡伤带兵攻打魏国,要把魏国之前许诺割让的城邑全都打下来。

  从姓氏推断,这位卫胡伤可能是卫国宗室之后。很多史料包括一些学者都把他的名字弄错了,《史记·穰侯列传》将他的名字误写作“胡阳”,《战国策·赵策三》误作“卫胡易”。“胡伤”是先秦秦汉时期常见的人名用字,又作“无伤”、“何伤”,如刘邦的左司马叫曹无伤,意思是去除灾害。然而,卫胡伤对魏国来说,却是个不小的灾害,公元前274年,卫胡伤率军先后攻下了魏国卷(今河南原阳圈楼村)、中阳(今河南郑州东)、长社(今河南长葛东)、蔡(今河南尉氏蔡庄镇)四城,斩首四万。

  启封之战、华阳之战示意图

  这四座城都在韩、魏边境,卫胡伤顺利攻下四城离不开韩国的支持,韩国的背叛在芒卯的意料之中,但芒卯仍想将韩国争取过来,到时候合魏、赵、韩、楚四国之力共同抗秦,胜算较大。不过这次争取韩国仅靠策士游说是不行了,还得武力胁迫。公元前273年,芒卯亲率魏、赵联军十三万直扑华阳(今河南新郑华阳寨)。华阳是传说中炎帝的诞生地,周代华国的都城,地处华水之北,距韩都新郑不过四十里。华阳的城防设施颇为简单,不高的城墙外面只有一条壕沟。韩国守军在此拼死抵抗十三万赵、魏联军的进攻。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,箭矢如雨,杀声震天,散落的箭簇、箭杆、甲片、木屑在地面铺了厚厚的一层,壕沟中的一些地方,残碎的箭簇、箭杆堆积了15公分,低洼处甚至被木屑填平,整个城墙毁于战火……

  从得知赵、魏出兵开始,韩国就向秦国派出使者求救,秦军也在边境大规模集结,魏冉亲自坐镇,但就是迟迟不出兵。年迈的韩僖王一病不起,韩国相邦急得团团转,无奈之下,只得请同样在病榻之上的老臣陈筮出山。陈筮德高望重、足智多谋,是韩国肱股之臣,与秦国君臣交情颇深。国难当头,陈筮不顾个人安危,扶病入秦。但与之前那些韩国使者急如风火的状态不同,陈筮慢悠悠地赶路。到了魏冉军中,一切都安顿妥帖之后,才不急不忙地去见魏冉。魏冉故作惊讶,张口就问:“韩国已经快撑不住了吧?都把您老人家惊动了。”陈筮风轻云淡的地回到:“相邦说笑了,救援的事不着急。”魏冉面露愠色:“您这个使者当得太不合格了吧,之前的使者都急切地想让秦国出兵,您却说不急,是何道理?”陈筮回答:“韩国要是真的着急了,就直接倒向魏国了。正是因为不急,所以才派我来。我打算见过相邦之后,去咸阳朝见秦王。”其实魏冉的原意也是想让韩国与赵、魏先拼一下,等两败俱伤之后,秦国再出兵救韩,只是魏冉没想到韩国这么快就扛不住了。听陈筮话里话外的意思,韩国恐怕马上就要倒戈。一念及此,魏冉赶忙说道:“先生不必去见秦王了,我这就出兵救韩。”白起率领秦军昼夜兼程,八天赶到华阳,打了赵、魏联军一个措手不及,十几万联军一败涂地,芒卯仓皇逃走。

  白起乘胜率大军北上攻占了魏国宅阳(今河南荥阳东),这是当时的人工运河鸿沟上的重要据点,秦军将此作为物资中转站,后方物资可以通过黄河进入鸿沟直达此处。在后勤有了充分保障的情况下,白起率军再度包围了大梁。赵、楚则相继派援军救魏。

  适时止损:秦、魏讲和

  魏安僖王虽然盼望援军早日到达,但连续的失败让他认识到趁赵、楚救魏之机与秦讲和才是正确选择,若未来援军战败,他将再无筹码与秦讨价还价,到时候要割的地会更多。于是,魏安僖王派大臣须贾游说魏冉。须贾对魏冉说:“现在魏国群臣多数建议魏王不要讲和,因为秦国贪得无厌。前年秦军打败了暴老将军,割取了八县之地,地还没有完全接收,秦军就又来侵略。秦军此次打败芒卯,占领宅阳,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多索取土地。况且赵、楚已经出兵救魏,如果魏国背着两国与秦讲和,两国恐怕会对魏国不利。所以群臣认为,要么不讲和,要讲和必须少割地并得到秦国公子做人质,否则魏国一定会被欺骗。我个人认为,现在讲和对您也有利。《周书》说‘惟命不于常’,天命变幻无常,上天不会一直眷顾秦军。魏国虽然战败,但各县仍可征发三十万士卒戍守大梁,大梁城高池深,顿兵坚城之下,秦军一旦师老兵疲,难免挫败,到时候您可能连陶邑都保不住了。如果您现在答应魏国割让少量土地讲和,赵、楚必然痛恨魏国,到时候您就可以在魏、赵、楚之间自由选择盟友,扩大陶邑封国的疆土。”虽然魏冉觉得须贾让他撤兵的多数理由都很牵强,但秦军短时间内打不下大梁是真的。不过魏冉还是想多索要土地。

  就在魏冉犹豫的时候,赵国援军到达了黄河北岸。魏冉立刻令白起解大梁之围,集中兵力去对付赵军。白起充分施展了他的军事才能和秦军强悍的战斗力,在黄河水战中重创赵军。《史记·白起列传》载,白起“与赵将贾偃战,沈(通“沉”)其卒二万人于河中”。

  战国早期嵌错水陆攻战纹铜鉴有关水战的部分

  就在秦军上下欢欣鼓舞的时候,魏冉却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,他不禁想起了须贾引用的那句“惟命不于常”。纵然秦军现在取得更多的胜利,但未来一旦失败,就会前功尽弃。战争充满变数,胜负难料,况且楚国援军还在路上。于是,魏冉决定许魏求和,魏安僖王终于松了一口气,派段干崇全权处理和谈事宜。结果段干崇被魏国的主战派骂惨了,主战派还高喊“以地事秦,犹抱薪救火,薪不尽,火不灭”的口号反对议和。口号谁都会喊,但他们却拿不出切合实际的行动方案。最终,在段干崇极力争取下,魏国只是割了南阳(太行山以南、黄河以北的一片地区)的一块土地给秦,双方罢兵。赵、楚也相继与秦讲和,魏安僖王联弱抗强的策略以失败告终。

  魏安僖王联弱抗强的策略说到底还是过于自信,对秦、魏军事实力的对比缺乏正确的认识。以一国之力改变整个战国政治格局并非是魏国这样的国家能做到的,勉强为之只会招致祸端。新君即位想有所作为的想法可以理解,但用在内政改革上更合适,外交方面理当以持重为主。好在魏安僖王能及时调整策略,适时止损。当然,最重要的收获是在列国博弈过程中积累的政治斗争经验,这也使得在数年后的秦、赵阏与之战中,他能从秦国扳回一局。到魏安僖王晚年,魏国已经能“兵四布于天下,威行于冠带之国”(《韩非子·有度》),算是有志者事竟成。

  参考文献

  杨宽:《战国史料编年辑证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,2001年版。

  诸祖耿:《战国策集注汇考》,凤凰出版社,2008年版。

 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、新郑市旅游文物局:《河南新郑市华阳城遗址东周遗存的调查与发掘》,《考古》2013第9期。

  索全星:《寻找中华文明的“华源”圣地——河南新郑华阳城遗址》,《大众考古》,2016年第12期。

  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推荐阅读

上一篇稿件

下一篇稿件

北京赛车时间表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北京赛车彩票 幸运28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论坛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